薇娅逃税该事件上了热搜,只不过逃税另一面的其本质更为堪忧(薇娅逃税)

原副标题:薇娅逃税该事件上了热搜,只不过逃税另一面的其本质更为堪忧

有关薇娅偷逃税的该事件又上了热搜,只不过有关偷逃税的事情也是频发,而且每天的金额都是比较非常大的。有的是几百万,有的是甚至达到了上亿。这么大的数字,对于他们普通人来说那是无底洞了。只不过有关偷逃税的另一面还有两个深层的其本质,而这个另一面的其本质让人感到担忧,那么这个另一面的其本质是什么呢?一起进入今天的话题。

他们先来了解下税赋的历史

有组织的税赋的第两个记录来自西元前3000年左右的埃及,在包括旧约在内的众多历史资料中都有提及。旧约启示录第47章第33节叙述了朱巴的税赋做法,解释说法家将派遣使节将大部份谷物收成的五分之一作为税赋。

而在我国的《后汉书》曾经记述“神农之时,民为赋,二十而一。”是中国有征收税赋最先的传说。西周时,农地为王室大部份,王室将农地依封建制度划分为佃户与佃户,佃户的耕作斩获为王室大部份,而佃户的斩获则可由耕作的庶民保留。西元前685年,齐国的管仲主张“相地而衰征”,是秦至最先提出农地私有、对农业林地实物课税的政策。《左传》“郯国十五年秋,初税亩。”则是史书中记述鲁国正式实施(西元前594年)对林地课税的纪录。

该文截屏

展开全文

那么偷逃税另一面深层的其本质是什么

那是中国经济不公平,也是他们常说的贫富差距。依照刊登在SpringerLink的该文《逃税和不公平:一些理论和经验见解》表示,大多数税赋制度意味着资源的重新重新分配,意在减少社会中的中国经济不公平。无论两个北欧国家的再重新分配目标如何,逃税都是不公平的主要来源。

该文截屏

为了直接叙述不公平与逃税间的亲密关系,该文分析了一些与义大利有关的典型事实。该国在逃税和总收入不公平各方面尤其具有代表性,因为从2010年到2014年,每年逃税总值接近900亿英镑,2014年,申报总收入超过20万英镑的税款所占比例仅为总值的0.25%。就2019年的总收入不公平程度而言,义大利在由34个西欧北欧国家组成的小组中排名第26。2019年,只有阿尔巴尼亚、立陶宛、塞尔维亚、拉脱维亚、黑山、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的总收入重新分配不如义大利公平。更准确地说,在义大利,20%的最富于人口数的平均总收入是20%最贫困人口数总收入的十倍。

为了使义大利在总收入重新分配各方面的情况更为特殊,必须强调的是,尽管在许多西欧北欧国家,总收入的彼此间重新分配相对同质,但义大利各彼此间存在非常大差异。事实上,众所周知,义大利南部沿海地区比南部沿海地区富裕得多。GDP集中在几个南部沿海地区:例如,皮埃蒙特是义大利大沿海地区中最富于的是沿海地区(即不考虑卢瓦河谷和尔莱扎诺省),2018年总和GDP为38500英镑,而撒丁是同年义大利最贫困的沿海地区,总和GDP相当于17000英镑。

鉴于这些前提,义大利提供了两个实验室来实证研究贫困、不公平和逃税间的亲密关系。

该文截屏

最后该文得出结论,社会资本水平低和制度质量差削弱了税款间的亲密关系以及税款与政府间的联系;因此,影响税赋士气。迄今为止所叙述的大部份这些特征使得逃税在决定总收入不公平各方面的作用成为可能将,因为逃税导致总收入从固定总收入者转移到自营雇员。然而,总收入不公平也可能将导致逃税。总收入重新分配高度不公平的存在可能将使逃税成为中国经济生存的真正可能将。

当今世界不公平中文网站截屏

富人远比他们想象的富于

依照当今世界不公平中文网站给出的2022年当今世界不公平报告中表示,在重新分配的最顶端,社会财富不公平加剧了。私人社会财富的增长在北欧国家内部和当今世界层面也是不公平的。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亚洲地区有钱人在亚洲地区社会财富增长中占有了不成比例的份额: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最富于的是1%占有了大部份额外社会财富的38%,而最底层的50%仅占有了其中的 2%。

再依照联合国大学

当今世界发展中国经济学研究所的一项分析报告称,2000 年,仅最富于的是1%的成年人就保有亚洲地区40%的资产。当今世界上最富于的是

3

个人

保有的是金融资产比少数几个的48个北欧国家总和还要多。

人口数总数示意图

从人口数总数来看中国经济不公平

在中国经济学中,人口数总数是一种统计离散度的量度,意在代表两个北欧国家或社会群体内的总收入不公平或社会财富不公平。人口数总数由义大利逻辑学家基利多·缅齐(Corrado Gini)提出,并刊登在其1912年的论文《变异性和变异性》(义大利语:Variabilitáe mutabilitá)中。在美国中国经济学家马克斯·洛伦兹(Max Lorenz)工作的基础上,缅齐提出将描绘完全公平的假设直线与描绘人们总收入的实际直线间的差异作为不公平的衡量标准。

人口数总数衡量频率分布(例如,总收入水平)值间的不公平。人口数总数为0表示完全公平,其中大部份值都相同(例如,每个人的总收入都相同)。人口数总数为 1(或 100%)表示价值观间的最大不公平(例如,对于只有两个人保有全部总收入或消费,而对于其他一无大部份的是多数人来说,人口数总数将接近于1)。

2011年亚洲地区总收入洛伦兹曲线和人口数总数的推导

西欧主要发达北欧国家的缅齐指数在0.24到0.36间,美国较高,2007年为0.45,2013年为0.49。在总收入差距各方面,据美国人口数调查局提供的数据,1973年,总收入最高20%的家庭总收入占美国总总收入的44%;2002年占50%;而到2012年,这一比例已经增至51%。对总收入最低20%的家庭而言,他们的总收入占美国总总收入的比例从1973年的4.2%,2002年的3.5%,降至2012年的3.2%。2015 年,美国总收入最高的1%人的平均总收入是总收入最低的90%人的40倍。

依照当今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全当今世界平均的总收入人口数总数在2013年为0.65。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组织规定:若低于0.2表示指数等级极低;0.2-0.29表示指数等级低;0.3-0.39表示指数等级中,0.4-0.59表示指数等级高;0.6以上表示指数等级极高。缅齐指数通常把0.4作为总收入重新分配差距的“警戒线”,依照黄金分割律,其准确值应为0.382。

另一面的其本质为什么让人感到担忧呢

因为更大的中国经济不公平会阻碍中国经济增长,中国经济不公平严重还可能将导致社会内部矛盾的激化,人们生活水平降低。因为大多数的普通人总收入低的话会影响社会的整体消费水平,仅靠少数的富人无法大幅度提高整体消费水平。如果两个沿海地区的贫富差距太大,对于这个沿海地区的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所以对于偷逃税来说,另一面也表现出了中国经济上的不公平。当然造成中国经济上不公平的原因还是比较复杂的,并不是单一的原因导致的。总之,为了社会的繁荣和发展,减少中国经济不公平也是很重要的。还有作为普通人的他们,也不能保有仇富的心理,他们还是要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来获得更多的回报。以上是今天的内容,他们下期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